柒空堇

想写一只在梦境和现实之间徘徊挣扎的Newt……
然而文力并不够。

【TMR】【Thominho】Pillow Talk枕边话

配对:Minho/Thomas斜线有意义
分级:NC-17
其实它就是一篇pwp
——————————————————
http://tieba.baidu.com/p/4235230428
——————————————————
对你没看错就是贴吧地址!以及贴吧id小号啥也没有【捂脸
一边听摇滚一边码肉是怎样的心情!
以及……其实这篇是圣诞贺文,之前在回复里纠结写Newtmas还是Thominho,有一个小伙伴我答应他写Thominho(虽然不会艾特人)拖了一天抱歉希望你能看到w
还有感谢之前那个帮助我想到了用贴吧发的病友儿xx希望你也能看到么么啾w
求来个小天使教用随缘和lofter【妈妈问我为什么跪在屏幕前

要是不能点开务必告诉我一声谢谢!

他叫了他的名字三次。
“Thomas!”在Thomas被金发男人手中的枪打出的子弹击中后,Minho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他甚至能够听见自己声带颤抖开裂的声音。
“Thomas?”Minho跪在不省人事的Thomas身旁轻轻摇晃着他的肩膀,声音嘶哑地呼唤他的名字,Thomas痉挛一般地深呼吸,眼中的蜜糖色一点点褪去。
“Thomas…”Minho用五指小心地梳理着Thomas的头发,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低的呜咽,胸膛颤抖着呼唤着Thomas,但却依然留不住他渐渐冰冷的体温。
博格飞船没有来,没有维系Thomas生命的天堂药,有的只是沙漠中不知名的眩疯病人的狂叫和Minho眼眶里流不下来的泪水。

【TMR】【Newtmas】如果相爱意味着伤害——番外

大写的ooc!说好的AU撸成转世的梗!作者谢绝治疗Shank的一切药物!前篇戳我呗不会发链接【跪着
配对:Newtmas无差
分级:G(全年龄)
Newt自打记事起就在寻找一个人。
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具体长什么样,家住在哪里。
他一无所知。
但是他知道,他必须找到这个人,才能弥补他心口的那块缺陷。想想吧,仅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就能使他心神不宁,胸口处隐隐作痛。他无数次搜刮自己记忆的一角一隅,祈求找到关于那个人的、哪怕一星半点的记忆。但一直以来Newt都以失败告终,无论他将自己关进书房多久,结果都是一样的——他想不起了。
直到他在小小的书苑里偶然撞见了Thomas。
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握着铅笔操纵着画布上的光影,那个人的轮廓开始变得明朗,最终清晰到和眼前的Thomas重合。
Newt感觉自己从未如此失礼过,来自大不列颠的良好教育却没能及时阻止他拉着Thomas走出书店的举动。他一度只是十分尴尬地带路,但余光一直在身后跟随的身影上扫来扫去。
——他是谁?我为什么会想找到他?
Newt决定打破当下的沉默,他率先开了口自我介绍。接着他发现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糟,他们在咖啡馆里相谈甚欢,将各自的糗事跟对方分享。Newt觉得他们好像是在弥补对方人生以往中没有自己的空缺,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和美好,就像拼图的最后一片被安安稳稳地放在了木板上。他知道Thomas也是这样想的,他喜欢自己不经意间称呼对方“Tommy”时Thomas嘴角上扬的弧度。如果在上辈子他们真的有什么牵绊的话,一定是形影不离的最好朋友,能为彼此出生入死的兄弟,甚至更多。
Newt没有过多思考这个“多”具体指什么,至少在当晚他躺进被窝之前都没有。他在一下午的美好记忆的包裹中入睡,平日里皱起的眉毛安详地躺在他的前额上。
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霎时间攥紧了Newt的胃和小腹,巨力的挤压令他把19年前喝的孟婆汤尽数吐了出来。Newt想起了一切,一切中包括了得闪焰症时自己的绝望和无助,还有自己最后挣扎着恢复理智的时刻。
“砰——!”
他的Tommy扣动了扳机,记忆在终点处点上一个颤颤巍巍的句号。
Newt在第一缕晨光溜进卧室窗户时醒来,他支起身子坐在床边沉思一个已经知道答案的结果。
——他爱Thomas,不知道何时开始,但却从未结束。
两天后,12月22日凌晨,平安夜的前两天,Newt给Thomas发了一个短信。他知道自己不能等了,无论Thomas是否记起了前世的纠葛,无论他的Tommy现在是怎么想的。潜意识里他相信Thomas记得这一切,并且渴望和他在这一世重新来过。
Tommy,如果相爱意味着伤害,请给我们彼此再一个机会。平安夜那晚我在珀欣广场等你。
————————————————————————————————\
12月21日,Thomas18岁的成人生日派对。他被Minho他们灌得烂醉,Gally扛着他把他扔回了家。Thomas躺在沙发上想原来Gally丢掉在林地的臭德行还是个不错的家伙。条件反射地,Thomas想起了Newt。他不由自主地打开手机,孩子气地希望Newt给他打过电话或者发过短信。答案是没有。Thomas把这部手机关机连同他们在派对上的拍立得一起丢进了抽屉里,他决定不再想起关于Newt和前世的种种。
“Easy,就只当这是一次偶遇吧,”Thomas在睡梦和清醒之间小声安慰自己,“在我还没来得及爱上他之前。”酒精带来的精神愉悦和困顿使Thomas忽略了他心中最柔软部分的隐隐作痛。他在情感最为交杂的一夜中昏昏沉沉地睡去。
而这一觉,对于Newt来说,就是两年。
————————————————————————————————\
两年后,12月24日,平安夜晚上11点。
两年间Thomas考上了他最心仪的大学,也陆陆续续谈了两三个时间不长的女朋友,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在平安夜当晚,去了东方深造的Minho打来越洋电话,他们谈起了两年前的生日派对上Thomas的垃圾酒量,还有Minho是怎么输了纸牌灌下了足足可以醉死一头牛的黑啤。挂了长达两个小时的越洋电话,Thomas拉开客厅茶几上最下层的抽屉。在一张张两年前的照片和笑脸中间,他一眼就看见了那只手机。仿佛被心魔所驱使着,Thomas把手机充上电,摁下两年未动的开机键。
新信息:
——Tommy,如果相爱意味着伤害,请给我们彼此再一个机会。平安夜那晚我在珀欣广场等你。
没有署名,但Thomas一眼就认出那是Newt的电话号码。他飞速地扫了一眼时间,12月22日0点43分。而现在距离圣诞节鸣钟还有20分钟。
很好,很好。20分钟足够了。
带着奔涌在血管里的一阵阵狂喜,Thomas把手机塞进大衣口袋,围上围巾以飞速冲下楼奇迹般刚好赶上一辆出租车。车子绕过两个街区来到珀欣广场外围,却因为堵车而迟迟无法挪动。Thomas给了司机20美金的车费,跳下车穿过马路。还有3分钟。Thomas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高中时的田径场上,又好像是在迷宫里绕过一面面墙。2分钟。Thomas在人群中搜寻Newt的金发,终于在广场一端的长椅上捕捉到了那个身影。1分钟。Newt好像也看见了他,从长椅上起来向他奔来。他看不见Newt脸上的表情怎样,他唯能做的就是穿过人群向Newt跑去。
在圣诞节的第一声钟声敲响那一刻,他们将彼此拥入怀中狠狠地嗅吸着对方的味道,好像两个重症病人抱着自己的呼吸机一样用力。光影表演将广场的地面装点地像一个大型的迪斯科舞厅,人们大声地欢呼,在这个大舞厅中间尽情摇摆。
Newt不轻不重地锤了锤他的后背:“水了我整整两年,你这个臭脸鬼。”
Thomas没有回答。雪花悠悠地飘散下来,落在Newt的厚大衣和红围巾上。他们慢慢靠近彼此的脸颊,带着幸福的微笑亲吻在一起,就像在前世的篝火堆旁一样。有那么一瞬间Thomas觉得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人因为接吻窒息而死的话,那一定就是他们了。
直到彼此都精疲力尽时他们才分开。Newt的眼睛亮亮的,好像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宝。
“Glad to see you again."
“Me,too.”
——————End——————
讲真想让他俩错过……
无奈Newtmas舍不得一虐到底。
当圣诞贺文了?

Minho是第一个他与之同生共死在迷宫里共度一晚的人。
Minho是第一个给他如此之高赞誉,推举他做runner的守护者的人。
Minho是第一个愿意为他暴揍冒犯他的Gally人。
Minho是第一个在他从昏睡中醒来塞给他一个苹果的人。
Minho是第一个他愿意为之冒险与Jorge谈判的人。
Minho是第一个和他开玩笑说“我爱你”的人。
Minho是第一个为他打掉别人脚趾的人。
Minho是唯一一个陪他从开始到一切结束的人。
Minho和他心意相通,他们之间无需多言。
只可惜,Minho不是那个陪他到最后的人。
两鬓斑白,眼神浑浊,但腰板依然笔直的Thomas站在老友Minho的墓前这样想着,握紧了身旁老伴Brenda的手。
昔日的Leader最终化为一捧黄土,他们之间充满青少年荷尔蒙的故事再也不会有别人知道了。

【TMR】【Newtmas】小短篇——如果相爱意味着伤害

现代AU,角色ooc警告!略剧透警告!逻辑被柴犬误食警告!
配对:Newtmas无差
分级:G
好像是喝可乐时被狠狠地呛了一口,Thomas从梦中被拽回了现实。他的厚被子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双手被冻地骨节僵硬,修剪整齐的指甲狠狠地嵌进手掌里。他在苍白的月光下牙齿打颤,像一条刚从海里被拎上渔船的鱼一样张开嘴大口呼吸着。这是他这个月第不知道多少次做这个梦,梦里一个他面生的男孩满脸泪水地倒在他怀里,暗红色的血液从男孩的前额流出染红了他的衣服。Thomas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梦里的那个人,但是他似乎能够切身地体会到那时的感受——就像掉进了冰冷的黑窟窿一样。悲伤一次次侵蚀他的梦境,随之而来的还有麻木和放弃的念头。但他偏偏不能。他在梦里见到那个“自己”将男孩放在地上,然后跳上一辆白色的车。他的眼光似乎黏在了那个倒下的男孩身上,他几乎要跳下车抱起那个看起来面生但又不能确切地记得的男孩,然后将头埋进他的颈窝无论浑身血污的男孩看起来有多糟。
但他别无他法。他无法掌控自己的梦境,这梦境来得如此真实,真实到Thomas一个月以来都没办法走出这种悲伤。一次又一次,没有原因地做一场以自己为主角的梦。就像校园网站上那些无聊学生写的鬼段子一样,令人感觉背后发凉的同时又嘲讽自己居然信以为真。
而这个被梦境折磨的月份偏偏非常不碰巧的是Thomas生日所在的那个月份,而过两天就是他18岁的生日。有时候Thomas甚至会想这是不是自己的死党Minho开的小玩笑——毕竟Minho就喜欢折腾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是当他试探地把这件事告诉Minho时却被打趣是不是新交了个女朋友。
“嘿,Thomas你要知道,你下个星期就满18了。你要真是交了个女朋友的话……”Minho把半个身子都倚在宿舍的门框上,眯起眼睛冲他笑着。随后Minho走到他跟前拍了拍他肩膀,意思大概是“我们今后都是成年人了能干点啥你懂得。”
Thomas把Minho的手甩开,有些无奈死党的神经大条。“我可不是在开玩笑,我跟你说的都是真的。还有你也就比我大3个月而已,别搞的你就像我叔叔一样。”
Minho又从后面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背,然后揉乱他后脑勺的头发:“大侄子我跟你说,别小看这3个月,3个月可是足以逛完这个城市所有的酒吧了。
Thomas翻了个白眼没有再理会,在舍友兼死党小声咕哝他多么无趣之前提着行李箱走出了宿舍。比起长跑冠军的金奖杯和酒吧里红发的热辣女孩们,Thomas更喜欢浸泡在小说和音乐里。他享受那种音乐和小说带来的力量而非宁静,就如他在普通高中生的平凡生活中也会向往新鲜刺激的生活,像跑道上打在脸上的风和脚下坚实的土地。
花了几分钟让自己的大脑接受今天仍然在假期不用赶校车这一事实,Thomas从床上爬起来直接去浴室洗了个舒服而悠闲的淋浴,接着换上夹克和牛仔裤出门轻车熟路地找到了一家书屋。书屋在方圆五公里可以算最特别的了,面积不算特别大,但是因为有植物和几只小猫而变得十分精致。这里的书大多是历史相关的,文笔纵横于战争和繁荣,政权的兴衰让Thomas感到热血沸腾。而他来到这里真正的目的是买一盘原声大碟作为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为了这个他可是攒了不少钱。Thomas在一盆吊兰底下找到了他想要的歌碟——谢天谢地它还没有被别人买走。如果这盘碟被人提前买走了,那么这就意味着他要在店里订一盘新的,那至少要2周才能拿到。那时他的生日早就过了,作为生日礼物的意义自然也就失去了。Thomas心情愉悦地看着歌碟精致的外包装,同时向柜台走去准备付款。
“Hey!麻烦等一等!”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同时有一只手拉住他的小臂,“抱歉……呃……这盘碟是我上上周订的,昨天刚好到……”
Thomas略微失望地看了手上的歌碟一眼,然后把碟递过去给人:“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你订好的。”他的眼神不经意瞟过那人软金色的头发,然后他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个人正是他梦里的那个死在他怀里的男孩。
那人以为Thomas是因为尴尬地误拿了别人的碟而失神,为了补救似的,他诚恳地说:“不如我买了我们一起听如何?我知道有一家咖啡厅可以播放客人带去的碟片。你看,找到一个和自己一样爱好的人挺不容易的不是吗?”没等Thomas点头同意,那人就去柜台付了帐然后拉着他出了书店。
“也好,”Thomas想,“毕竟我自己也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人带着他走过了几个街道,一段时间的沉默过后突然率先开了口:“刚刚我似乎有些失礼了,抱歉。”那人低头看着沥青马路同时快速行走了一会,又抬起头对身旁的Thomas说:“我叫Newt,很高兴能够遇见和自己喜欢同一个乐队的人。”
Thomas把“Newt”这个名字在喉咙里滚了两圈发现并不熟悉——反而会令他想起物理课上的“罪魁祸首”Newton。这愈发令他感到疑惑了。意识到自己应该向对方自我介绍,Thomas从思考中回过神来:“我是Thomas,你知道……就是那个小火车。”他比了个长条形的手势试图解释这个,但Newt已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了。“你是这些年以来第一个因为我的自我介绍笑出来的人,Newt”把对方的名字叫出来让他感觉好受了许多。两人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聊起天来。“哈哈哈,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喜欢冷笑话的缘故?”Thomas发现Newt的英语带着点伦敦腔,但是意外地好听。之后他们一起去了咖啡厅,播放了那盘旋律激昂起伏的碟喝着同样口味的摩卡咖啡。他们选择了同一首自己喜欢的歌然后单曲循环播放了一下午直到别的客人开始提出抗议。他们一边说着抱歉一边私底下憋着笑到小腹上的肌肉开始颤抖然后大笑出声。Newt开始不自觉地叫他“Tommy”,而他肯定那绝不是因为记错的缘故,并且没有为之感到任何不适。Thomas发现Newt其实还比他大一岁,童颜使得Newt显得更加……迷人。Thomas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使用这个有些暧昧的词汇,而很快他就忘记了这个问题,因为Newt开始说他因为童颜而被拒绝购酒还细查了他的身份证的黑历史,惹得他俩又是一阵大笑出声。
他们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并且互相存了电话,临别时Thomas决定要请Newt来他的生日Party,但他有些犹豫因为并不知道Newt会不会来。他并没有把这个打算告诉Newt,而是怀揣着它一直回到家躺在沙发上继续兴奋,就像一个刚刚经历初恋的傻小子一样学着华尔兹舞步在客厅里转圈。他下定了决心明早打电话过去,过分的兴奋使他无法入睡。他一遍遍念着那个电话号码直到把它背下来,最终他把手机抱在怀里入睡,像小时候抱着他的泰迪熊一样。
梦境再一次悄无声息地到来,这一次有些不一样。Thomas能感觉到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在不断加增,他好像已经认定了那个人就是他本人。随着梦里的Newt倒在他怀里,画面开始回放……
“Please,Tommy,please…”
Thomas惊恐地意识到Newt是在求他杀了自己,枪在手中颤抖着。他努力遏制自己的手,可是一点用也没有。
他扣动了扳机。
悲伤像一座胸口上的雪山,冰凉而令人窒息。他想起来了一切:关于移动迷宫,关于鬼火兽,关于他现在邻居家的小孩Chunk,关于舍友长跑健将Minho,关于自己,关于Newt,关于闪焰症,关于眩疯病人,关于烧痕审判,关于死亡解药,关于WICKED……那些词汇是那么陌生,但却在顷刻间变得熟悉。他想从梦中挣脱出来,他人生中第一次不想得知真相。但他不能决定什么,梦境不由他控制,就像他不得不扣动扳机……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Thomas终于从梦中醒来。他的双眼红肿而模糊,泪水被他枕在脑后。嘴角是咸得发苦的味道,令他怀疑昨日的咖啡里是不是误放了盐。他的胸口不停颤抖,他失去了言语的能力。他无法原谅自己对Newt的伤害,即使是在上辈子也一样。
因为他意识到他悲痛如斯的原因:他爱Newt,从他为WICKED工作时在刀锋甲虫传送回来的画面中一遍遍看那个身影开始。
Thomas拿起了手机打开通讯录。他知道,他必须作出抉择。他长按Newt的联系人名称,点击删除。
确定删除此联系人吗?
确定 取消
确定。
Thomas如释重负一般地躺倒在床上,但眼泪又一次润湿了他干涩的唇齿。但他知道这样做是正确的——如果重逢意味着再次相爱,而相爱会对他造成伤害。
与其彼此折磨,不如互相错过。
————————————————————————————————\
冷cp自己产粮吃然后因为渣文笔呛了自己一脸的人。
【手黄再
感觉逻辑不通是不是因为我今天忘记吃喝Shank专用冲剂?

原创——溺亡

警告:部分内容可能引起不适。
我半躺在沙发上,身上胡乱盖着一条法兰绒毛毯,莹白色的节能灯光照射在我的小臂上使得那几个黑青色带着红斑的针孔格外显眼。

我抬起一只手,对着灯光查看那支小小的针管--以及里面昂贵的鹅黄色透明液体。之后我把针尖刺进另一只手臂上清晰可见的血管里将液体压进去,然后扬手把废弃的针筒胡乱丢在地上,即使我知道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又会把它踩得四分五裂,任凭尖锐的玻璃碴子划破我的脚底板,弄脏洁白却冰凉的瓷砖。


眼前的茶几和头顶的灯罩开始变得模糊且带有着难得一见的迷幻色彩,地板好像会流动一样使我深深地陷下去。而身下的沙发就变成了浩瀚大海里的无帆小舟,任凭波涛如何汹涌都只能够随波逐流。


这种感觉就好像溺亡。

—————————————————————————————\


我用手紧紧抓住他湿淋淋的头发再一次把他摁进水里,他顾不上恢复自己的呼吸就再一次被剥夺了这项人生来被赋予的权利。


Hyman.

我从口中轻轻叫着他的名字,就好像儿时诵读着那本厚重却精致的圣经。他的脸已经被折磨所扭曲,双手被我反绞在身后只能不停地攥拳又无力地放开。一串串气泡从他的脸旁冒出到水面上,在月光下的湖畔上看去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Hyman,你知道我不能容许背叛。


我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看了看腕上的表已经超过了既定的秒数。


但是这一次,我没有将他从水里拉出来。


他睁大了眼睛开始最后的挣扎,但是在我的钳制下又变得无济于事。

“Osmond!”他用带希伯来口音的英语在水中喊出我的名字,这个举动使更多的水灌入他的口腔中。那一瞬间他似乎哭了,他放弃了挣扎,任凭自己的生命被看似平和的湖水一点点蚕食,最终将他吞噬。

不,他的眼泪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

最终他把生命完完全全给了那片曾经与我一同在之上划船的湖,他眼中的蜜糖色一点点褪去,最终变的黯淡无光。

我把他抱进一只仿古的游览小船里,在岸边折了一支不知名的小花放在他胸口,然后让他像一位中世纪的骑士一样乘船进入天堂,就像他与我初次见面所调侃的那样。

我做的很干净,我知道--以至于3年以来没有人能够破的了这个案子。我相信他也为我自豪的,他会用他漂亮的眼睛注视着我,就像我获得双料博士的那一天一样,然后在我的唇上落下一个不带任何杂念的吻。
————————————————————————————/
我从幻境中惊醒,从沙发上撑起身子大口喘息,伦敦湿冷的空气灌入我的肺腔然后又被一阵猛烈的咳嗽呼出去。我咬着下唇嗫泣,用干瘦的双手掩住我充满罪恶的脸庞,前所未有的自厌从我的胸口浮上我的喉结。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的大脑作出了决定,去做那一件我一直想做,却没有勇气做的事情。

今晚我服用了两片安眠药,就如我之前一直做的那样。然后我穿上我至今还没有被当掉的,最好的西装,打上他在我23岁生日那天送我的蓝白格条纹领带,踏上我仅有的唯一一双牛津鞋--像一个真正的英伦绅士那样。然后我走进卫生间,躺入你当初执意要买的双人浴缸,挑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来。接着我打开水龙头,让温热的水流洗涤我肮脏的灵魂。

3年以来,我所有的挣扎都是为了像你一样死去——为了一次溺亡。


我这样想着,慢慢进入了我3年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安眠。